璃梨_新的一年要更文啦!

这里璃梨,主攻文手兼业余余余余余余画手,主cp菊耀叶蓝,欢迎勾搭x

cp是路边的小玖儿(玖梓)比心♡

贴吧@流光暗影w夜

【叶蓝】初寻源(借梗/ABO)





——借梗《四月天》by不闹,已授权
——cp叶蓝,ABO生子,注意避雷
——别看它有个高逼格的名字其实它就是篇文力不足的沙雕文

附上我不闹姐《四月天》《四面风》地址!




(1)

“我从哪里来?”

这是每个孩子从小都会问到的问题。

孩子的好奇心似乎总是从生命的起源开始,一直到宇宙的尽头,纯粹而又深刻。

3岁的叶嘉武趴在桌子上,看着叶修操纵着君莫笑一个风骚的走位,避开了野图boss的大招。

他问:“阿爸,我从哪里来?”

叶修便头也不回地,拖着他一贯懒洋洋的语气回答道:“小孩子问那么多做什么呢——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

——自叶嘉武有记忆起,他的OMEGA父亲面对他的回答,总是万用的“长大后就知道了”。

长此以往他们便转而去问许博远,他们知道自己的ALPHA父亲总是心软,缠着他,便能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可是这次不一样。

许博远,在面对双胞胎的问题时,神秘地笑了一下:“这个问题,你们的阿爸知道哦。”

于是——

“不行,爸爸让我们来问你。”叶嘉武乖乖地搬一条板凳坐在叶修身边,等到他抢完boss才重新开口。

叶修啧了一声,一推键盘,将小孩子抱到自己腿上坐好,问他:“你觉得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不知道啊,所以才来问你嘛。”叶嘉武坐在叶修膝盖上,晃着两条小腿,打量着正待机的荣耀游戏界面。

许嘉文端着果盘啪嗒啪嗒跑了进来,将它放在桌上后,和叶嘉武一起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期待地看向叶修。

面对双胞胎的卖萌攻势,叶修有些不淡定了。

他一边把苹果嚼得嘎嘣脆,一边想着不行啊,小蓝学坏了……

居然把这种问题丢给他来回答,把小孩子的三观带坏了怎么办。

虽然……让许博远来回答也是一样的效果。

“阿爸阿爸,”许嘉文见他不说话,于是抓着他的胳膊摇了摇,“你先回答问题。”

孩子一旦执着起来便有着无穷的毅力,叶修明白这次是必须给个回答了。他于是把果盘推到双胞胎面前,然后故作高深的指了指电脑上的荣耀界面:“你们不是想知道你们从哪里来的吗,就是从那里来的。”

三岁的孩子轻而易举地相信了他的话。俩双胞胎一脸惊奇地瞪着荣耀界面,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对方,似是不信,又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叶修。

“我们……是从荣耀里出来的?”

“是啊。”叶修笑,眼中闪烁着真诚的光。

于是兄弟俩顶着幻灭的脸出去了。

反正……孩子长大以后就会明白这纯粹是在糊弄他们,也不用担心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叶修毫无心理压力地想着,然后将刚才抢的蓝溪阁的野图boss记录截了个屏发给许博远,果不其然收到了对面小剑客的怒吼。

真人就在隔壁,叶修笑呵呵的下了线,走到隔壁房间里坐下,许博远百忙之中瞄了他一眼,然后匆匆结束了工作,蓝桥春雪也下线了。

“你跟他们说了什么?”许博远摘下耳机,问道。

“小蓝你学坏了啊,明知道我不会告诉他们是我生的。”叶修无奈,顺势将走过来的许博远拉到自己怀里,狠狠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许博远乐地看他吃瘪,坐在他怀里闷笑了一会,才又问道:“所以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也没啥,就说他们是从荣耀里出来的。”叶修说。

许博远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你为什么不干脆说他们是荣耀线下活动送的。”

叶修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严肃地点了点头:“好主意,下次就这么说吧。”

“你还真这么打算啊?”许博远挣开叶修的怀抱,坐起来问他,“万一他们信了怎么办?”

“信了就信了呗。”叶修老神在在,“反正这种一听就知道是在糊弄他们的回答,等他们长大以后就不攻自破了,怕什么。”

叶修如此淡定,许博远撇了撇嘴,随他去了。


(2)

叶修没想到这个“长大以后”会来的这么快。

五岁的时候,双胞胎已经明白自家阿爸一直是在糊弄他们。于是怒气冲冲地找人算账去了。

彼时叶修正在家里给兴欣做指导,双胞胎从他背后突然袭击,众人便见到电脑屏幕里的君莫笑一阵诡异的抽搐。

双胞胎的声音透过耳麦传入兴欣众人的耳朵里:“阿爸!”

“唉唉唉,你们悠着点,脖子要断了。”叶修无奈地将双胞胎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扒下来,拖过一边的椅子让两人坐下去,又转身嘱咐了围观的兴欣众人几句,才关了耳麦,看向乖乖坐好的两个孩子。

“你们……突然袭击干嘛呢?”叶修撑着脑袋,嘴上叼着烟一晃一晃的,犹豫着要不要点燃。

叶嘉武愤然而起:“你骗我们是从荣耀里出来的!”

叶修:“我没说错啊,你们确实是我跟你们爸爸在荣耀里爱情的结晶啊。”

许嘉文:“胡说!荣耀里面的人怎么可能会跑出来!”

叶修:“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跑不出来。”

许嘉文:“我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唉哟这小孩还懂什么是唯物主义。

“好吧。”叶修说,“其实你们俩是我跟你爸爸参加荣耀的线下活动送的。”

“一次送俩。”他补充了一句。

于是兄弟俩思考了一下这个答案的可信度,许嘉文怒:“爸你骗小孩儿啊!”

你可不就是小孩儿么。叶修想。

“我查过了,荣耀没有这种线下活动!”许嘉文握着小拳头振振有词,末了又觉得自己此举甚是高明,叉着腰小小地得意了一下。

小孩子是不可能说谎的。明白这一点的叶修叼着烟颇为惆怅地想着,他家崽什么时侯查的,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对,所以阿爸一而再再而三地骗我们,肯定是他在隐瞒什么。”叶嘉武还分析上了。

许嘉文:“别的小孩都说自己是爸妈生的,怎么到了我家就总说我们是送的。”

叶嘉武:“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我们肯定是亲生的。”

许嘉文疑惑:“但是是亲生的这一点没什么好隐瞒吧?”

叶嘉武:“对,所以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俩孩子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地,叶嘉武掰着手指头一条条分析给他:“你看,别人家的小孩都管生自己的人叫阿爸,然后我们管叶修阿爸叫阿爸,所以是叶修阿爸生的我们。”

许嘉文思索:“对,然后可能因为阿爸怕我们知道以后会吵他要他们再给我们生弟弟妹妹,所以就一直瞒着。”

叶嘉武:“是的。这就是为什么他老是骗我们。”

分析结束,俩双胞胎对此结果非常满意,一致回头看向叶修:“阿爸!你说我们是不是你生的!”

许嘉文觉得不够,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吧阿爸,我们不会要你给我们生弟弟妹妹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叶修哭笑不得地伸手去赶他们:“哎你们都怎么还分析上了,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什么呢。赶紧的写作业去,没写完不准玩啊。”

兄弟俩才不在意他威胁了什么,叶嘉武甚至还回头冲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拉着许嘉文,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跑了出去。

直到两人的身影都消失不见,叶修才终于伸手抽出打火机,将嘴里的烟点燃。

香烟燃烧的烟雾很快在房里弥漫,叶修撑着头,看着墙上挂钟的秒针一格一格地移动,半晌后才伸出手,慢吞吞地开始编辑消息。

[君莫笑]:蓝啊……我暴露了……

[蓝桥春雪]:?

[君莫笑]:两个崽子已经知道他们是我生的了……


(3)

叶蓝这一对的弊端终于显露了。

自那天的对话后,叶修明显地发现,自家小孩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比如说身为弟弟的叶嘉武终于开始学会照顾哥哥。这个认知最初让叶修很欣慰——孩子终于长大了——然后很快,他发现他错了。

他听见叶嘉武在饭桌上一边给哥哥夹菜,一边小声地讲:“哥哥你多吃点,你以后是要生小孩子的。”

那边许博远终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喷了。

叶修拿着筷子举也不是放也不是——很好,两个孩子已经被他们带歪了。

他于是和一边的许博远眼神交流:你看他们都被带歪了你也不管管。

许博远乐得看热闹,也用眼神回他:你生的崽,你负责。

叶修呵呵一笑:小蓝,你最近很欠操啊?

许博远咳了一声,放下筷子问双胞胎:“你们两个今天想不想和爸爸睡觉啊?”

“想!”不明所以的俩双胞胎欢呼。

“想什么呢,”叶修边给两个孩子夹菜一边道,“你们爸爸这几天很累,你们就别闹他了。”

“没有的事!”许博远争辩,“再说好久没和孩子们一起睡觉了怪怀念的。”

“呵呵。”叶修笑他,“是谁还嫌小孩子睡觉太闹腾了?”

许嘉文一左一右看着两位父亲的争辩,脑子里灵光一闪,懂了。

“爸爸,我们还是自己睡觉吧。”许嘉文说着,同时收到了叶修赞许的目光和许博远绝望的目光。

“我们也不小了,晚上可以自己睡觉了,你说是吧嘉武?”许嘉文拉着叶嘉武的袖子问道,后者犹豫了一下,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小孩子终于长大了,懂事了。叶修很欣慰,给兄弟俩一人夹了一个大鸡腿。

这件事情,以第二天他们的爸爸没能按时起床给他们做早饭为结果。


(4)

然而关于双胞胎不正确的三观的问题,却一直是不了了之。

于是双胞胎一直秉承着这样的观念,直到他们15岁那年。

15岁的孩子,三性特征初步显现,必修课也多了生理教育这一课程。

开课的第一天,双胞胎一直以来相信的观点,“咔嚓”一声,碎了。

面对两个孩子气势汹汹的质问,叶蓝两人却终于松了口气,为孩子们终于纠正的三观而感到庆幸。

然后叶修以一句“我如果告诉你们真相你们会信吗?”成功堵住了双胞胎的嘴。

至于孩子们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拭目以待。



——END——

终于写完x
大概是文力不足又断断续续写的产物,崩溃的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改它,不知道怎么下手orz
凑合着看吧orz
拖了这么久又写的这么沙雕不闹姐姐我对不起你啊嘤嘤嘤😭😭😭 @不闹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