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梨_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这里璃梨,菊厨河粉,身为菊的女友粉并致力于为蓝蓝打call,欢迎勾搭x
cp是路边的小玖儿(玖梓)比心♡
贴吧@流光暗影w夜

【APH/极东】代理魔王(一)(现代架空)

——非国设,现代架空,私设有
——cp菊耀葵黯米英露加,注意避雷
——缓更注意x
(系列见tag“代理魔王”)
————————

【1】

面前伫立的,是塔格里斯术师团主殿。

本田菊轻抚上厚重的大门,繁杂的花纹似乎仍熟于心中,这个地方承载了他太多记忆……本田菊收起复杂的心情,深吸口气,推开了这扇阔别已久的大门。

十二年了……

现在,终于到了回家的时刻!

“欢迎回家,少爷!”金碧辉煌的殿内,佣人列队左右,似乎早已准备好迎接。为首的女佣迎上前,笑着至以欢迎之词,半晌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抱歉一笑:“不,现在应该称呼您为……团长大人!”

……团长大人?本田菊略微失神,对了,是因为父亲……

十八年前,父亲留下了两封遗书。

第一封,要求本田菊自八岁起,周游列国学习魔法。第二封,要求他在年满二十岁这一天结束学习,回到塔格里斯,进行塔格里斯帝国术师团下一任团长的……继承仪式。

变化的真快。本田菊想。

“一切事物都已经准备好了。”女佣的声音唤回了本田菊的思绪,“请您好好休息,晚上有国王殿下为您准备的继承晚宴。”

“我知道了。”本田菊报以一笑,将所带的行李交给了身旁的佣人。

“哟!本田!真的是你吗?”金发的男人突兀地闯入视线,超重力的呆毛一晃一晃显得很兴奋的样子。本田菊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回答。

“唉……是的……请问是哪位大人?这么早就前来拜访?”能自由出入这里的一定不是常人。本田菊想了想,斟酌着问道。

然而对方却满脸吃惊:“哇啊啊啊亚瑟!他真的不记得hero了!”

“都怪亚瑟说本田会忘记hero的!”

“哈?!这还能怪我?都十二年了忘记是很正常的吧!”
跟在金发男人身后的人毫不客气地回敬了这句话。本田菊望着他那标志性的粗眉毛,突然觉得有些熟悉。

“不过,本田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亚瑟无视掉旁边某个KY的嚷嚷,将话题转到了本田菊身上,“我是亚瑟•柯克兰。”他说。

然后又指了指旁边的人:“这个是二肥穷死。”

“你说谁!@&%#*$……”刚要反驳的阿尔被亚瑟即时捂住嘴,后者不屑地瞥了阿尔一眼:“你这么多嘴晚饭给你多加些司康饼如何?”

“……”这招很有效,阿尔立即闭了嘴。

短暂的闹剧倒是给了本田菊思考的时间。他望了一眼打闹的两人,突然灵光一闪。

“想起来了!你是笨蛋阿尔弗!”这是本田。

“天哪时隔十二年本田你终于说出实话了!”这是亚瑟。

“hero才不是笨蛋!”阿尔……

“还有亚瑟,好久不见。”

“想起来了就好。”亚瑟笑了笑,望着本田菊有些愧疚的神情,却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本田还真是变了呐,一点也不可爱了!”阿尔有些气愤,“以前都是琼斯先生琼斯先生叫的。”

“那也改变不了你是笨蛋的事实。”亚瑟抱着手臂,挑了挑眉,“况且以前明明叫的是‘穷死’先生。”

“亚瑟!你居然很自然地抛下hero去帮本田!”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

亚瑟和阿尔,是本田菊父亲生前的战友的儿子,八岁前本田菊天天和他们混在一起,却不得不因为遗书而分开。

也就是说迄今为止,他们已经有十二年没有见面了。

交谈间三人都走出了主殿,后院的植株在阳光照耀下的绿色让人赏心悦目。仆人们已经开始为晚上的继承仪式布置场地,指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忙碌的场面让人几乎立即就能想象得到仪式的盛大。

“对了,在下刚从外地回来,对于团里的一些事情还不是很熟悉。”本田菊的目光望向了亚瑟与阿尔,“所以……能告诉在下现任的团长是谁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阿尔笑笑后便揽过本田菊的肩膀,朗声笑道,“没想到本田这么虚心求教XD那么hero我就勉为其难地教教本田好了!”

而亚瑟却只在本田菊露出惊讶的神色时适时解释:“老团长逝世后,你因为遗书而离开,所以在团里的这些人,看到阿尔能力比较强于是便选了他为代理团长。”末了又噗嗤一声笑出来,“不过本田一回来,阿尔恐怕是要失业了哈哈哈哈。”

“hero可没放弃副团长的位置!”阿尔炸毛x

“不过本田,团长的位子也不是很好当哦。”亚瑟拍了拍本田菊的肩膀,“要加油。当然,我们也相信你能够做到和当年老团长一样好的。”

和当年父亲一样?……

对了,和父亲一样,屹立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方……

但是聪明如他,在那种临死的危机状况下,真的只是为了这个而留下遗书吗?

本田菊咬了咬下唇,带着某种直觉,他望向了当年他父亲层住过的房间。

房间的窗户,正对着后院。而此时此刻,阳光正好能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里,半透明的窗纱随着微风蝶动,窗台上的水晶球折射着太阳的七彩光辉。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