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梨_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这里璃梨,菊厨河粉,身为菊的女友粉并致力于为蓝蓝打call,欢迎勾搭x
cp是路边的小玖儿(玖梓)比心♡
贴吧@流光暗影w夜

【APH/菊耀】你我之间隔着我们的孩子(二)(ABO/非国设)

——非国设,ABO世界观
——怀孕描写有,请注意避雷
——cp菊耀米英
(系列见tag“[之子]”)

————————

【3】被发现的孩子(三)

王耀做了个梦。

梦里那片竹林像森林一般青翠茂密,阳光透过重重叠叠的叶隙撒下婆娑的树影,晕开的白光将黑发的孩子笼罩成梦幻一般。王耀不受控制地伸出了手。

他看见,孩子的发丝被风吹起,模糊了面容。

他看见他的笑颜,干净的容不下沉淀。

孩子握住了他伸出的手,树影斑驳。

“nini……”

“王耀!”

梦境破碎。

王耀惊得从椅子上猛然站起,动作快得几乎将椅子翻倒。抬头便对上了阿尔弗雷德不满的眼神:“王耀你怎么回事?又睡着了?”

第四次了……

这次是他理亏。王耀低着头,昨晚的确是没控制好——只不过罪魁祸首是本田菊。

“王,如果实在没精神就回家休息吧,反正这种会议听了也是白听。”亚瑟站出来讲话,“顺便一提并不是在关心你。”

“亚瑟!你居然不站在hero这边!QAQ”

“我只是说出了我自己的想法而已。”亚瑟喝了一口茶。

王耀无比难受地夹在两人中间被迫听着他们的争吵,所有听到的声音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布,远远地听不清楚。

他试图想讲些什么。

“阿尔——咳咳咳!”然后他发现是徒劳。刚一开口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王耀堪堪忍住了呕吐的冲动,捂着嘴没打任何招呼便冲出了会议室。

所有人都因王耀的行为愣住,直到门被关上发出响声,众人才反应过来。

亚瑟皱眉盯着被反关的门,半晌,他放下茶杯:“我去看看。”他说着,也离开了会议室。

留在会议室里的几人小声地议论着,一场好好的会议就这么被搅乱。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不能说是一场会议。

一场讨论会还差不多……

…………

亚瑟靠着洗手间的门,一言不发地看着王耀靠在洗手池前干呕,明明吐不出任何东西却无比难受。王耀清秀的脸庞因为痛苦而扭曲。

这种感觉,像是五脏六腑都要呕出来一般。

“我想……王耀你得去看看医生。”等到王耀的情节稍稍改善一些,亚瑟才开口道,祖母绿色的眼眸轻轻眯起。

“我知道。”王耀哑着嗓子回答,引发了又一阵轻咳。

“我去帮你跟阿尔请假,带薪的。”亚瑟想了想又说,“这附近有家医院,离本田的公司也不远——别担心王耀,不会是坏事。”他笑了笑,眸子中流转的是王耀看不懂的神色。

“……”王耀抿着唇不语。

…………

本田菊收到王耀的信息时,恰巧正在开会。

“菊,我在xx医院。”

寥寥几字,却让本田菊心里“咯噔”一声。他几乎想也没想便低声向坐在旁边的路德维希申请请假。

“怎么回事?”路德问。要知道在路德领导下的公司,员工随意请假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次提出请假的居然是本田菊,这让他小小的意外了一下。

“嗯……在下家的耀君……”本田菊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一些原因,现在在医院……”

什么原因呢?本田菊突然想到。

“我知道了。从后门走,声音小点。”路德意外地同意了。本田菊小声道谢,离开了会议室。

“耀君,你在医院的哪里?”去医院的路上,本田菊给王耀发了消息。

“三楼。你上来会看到我。”王耀回复。

三楼?本田菊没敢多想,下了车几乎是跑着上了三楼。不出意外地,他在楼梯口看到了背对着他的王耀。

“耀君!”

王耀的身体明显地僵了一下。这么一下的功夫,本田菊已经跑到王耀面前,喘了几口气后直视着对方。

“耀君,发生了什么?”嗯,须发尽全,毫发无伤,还好还好。

然而王耀的脸却在这句话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起来,双手难为情地绞在一起,目光躲闪着不与本田菊对视。

本田菊见状皱了皱眉:“到底发生了什么,耀君?”

“小,小菊,我……不是,那个……阿鲁……”王耀开始语无伦次,也许本田菊靠得太过接近,王耀开始躲闪着后退。

“没事,耀君,想好了再说。”爱人的反应反常得让本田菊无奈,他放缓了语气轻声安抚,“在下听着。”

“对不起,菊,我……”王耀低下了头,半晌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捂住了脸,手指间的缝隙透出来血一般的红。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本田菊哭笑不得,他听见自己叹了口气,捧住王耀还被手遮住的脸,最后在他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耀君,如果实在不想讲,我们回家再说,好吗?”本田菊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温柔语气安慰道。也许是安抚起了点作用,王耀放下手搭在了本田菊的肩上,眼一闭心一横,说出来的话却细如蚊呐:

“小菊……”

“我……怀孕了阿鲁……”

……

“……唉?”

【4】ALPHA的忧郁综合症

本田菊觉得他得了场病。

什么病呢?

大概就是媳妇怀孕了该怎么办怎么照顾要注意些什么要吃些什么以及一年时间不能再碰媳妇儿等等忧郁综合症吧哈哈哈哈……

等等,菊你拔刀作甚?

咳,让我们暂且无视作死的作者,回到正题。

不过有一点还是说对了——“一年时间内不能再碰耀君”。让我们算一算:孩子在母体中待十个月,脱离母体后还有一个多月的调养期,这么一算一年基本上就没了。再加上孩子刚出生连照顾都照顾不来更别说做那种事情……

哦,天哪。本田菊做捂脸娇羞状(bushi)

亲爱的ALPHA大人,请有一点(快要)身为人父的自觉(冷漠)

…………

亚瑟已经帮王耀请了半天的假,本田菊这边自然不用说。他盯着手中刚发出去的请假消息,没过多久,路德维希回复:

怎么回事?

在下会妥善考虑的:耀君怀孕了。

在下会妥善考虑的:在下得在家照顾他。

~Pasta~:ve?

向军人致敬!:……恭喜你,本田。

在下会妥善考虑的:谢谢。

然后基尔伯特罗维诺安东尼奥等人立马唯恐天下不乱地在群里争相冒泡开始各种讨论,本田菊见状果断地放下手机摆弄起灶上的鸡汤,不去理会那边的群魔乱舞。

“菊……”王耀在外头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被饿的。

“请稍等一下,耀君。”本田菊应道,随即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厨房然后端着还冒着热气的鸡汤送到自家趴在饭桌上还在哼哼唧唧的OMEGA那里。

见王耀立即摆出一副护食的架势,本田菊不由得:“没人和您抢,耀君。”本田菊说着,忍俊不禁的样子被王耀尽收眼底。他哼了一声,撇撇嘴专心应对起面前分量不少的一碗鸡汤。

时间难得的慢下来了,像是特意为了谁准备一般,除去勺子与碗清脆的碰撞声,剩下的是本田菊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足以溺死人的温柔。

他并不喜欢孩子。在这个世界,孩子诞生是一件无比正常的事情——正常到似乎是每天都有的三餐一般。OMEGA从一出生就注定沦为生育工具,有时候为了一个家族的延续,甚至不会有任何爱情可言——所以本田菊打从心里同情王耀,同情过后,便是无尽的心疼。

所以他想给王耀所有他想要的东西,他想给予他最大限度的关心,他想让他知道他爱他,他爱他的一切。

——包括他们的孩子。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