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梨_新的一年要更文啦!

这里璃梨,主攻文手兼业余余余余余余画手,主cp菊耀叶蓝,欢迎勾搭x

cp是路边的小玖儿(玖梓)比心♡

贴吧@流光暗影w夜

【叶蓝】蔚蓝(6~7)(非原著向/医患pa)



——医生叶×患者蓝
——轻度ooc,注意避雷
——小电影群还债,完结后有时间估计会修文,全文见我首页
——注意,本文提及的病历都是作者xjb乱写的!剧情需要,不要当真!!!


(6)

第一次见面,叶修只检查了蓝河眼睛的大致情况,记录下病历后,便离开了。

门锁轻轻的咔哒声让一直发呆的蓝河回了神。他能听见门外人离去的脚步声,直到那一点点声都消匿殆尽,他抬起手,轻轻抚上了自己覆着绷带的眼睛。

绷带被叶修换了一个,也同样是他帮自己绑上去的,视野里重新变得漆黑。那是曾经给他无限恐慌,后来却变成了他的庇护所的漆黑。

可是现在似乎不是了。

有什么东西,即使他的世界一片漆黑,却还是丝丝缕缕地参透了进来,细小而强大。

那是名为希望的东西。

蓝河抚上自己的眼睛,半晌后勾了勾唇角,微微笑了出来。

对于他能够复明这件事,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产生过哪怕一丝希望了……

或许这个叶医生,真的能够让他复明呢?


(7)

再次见面已经是第二天了。叶修来到蓝河的病房,简单说明了来意:

“做一个眼部CT的检查,检查一下你的病是不是与你的眼部本身有关。”

彼时蓝河正坐在轮椅上,被叶修推着穿行在医院的走廊间。他细细听着身后那人低沉的嗓音,周身嘈杂的声音仿佛做了一个背景板,让那人的声音格外沉稳而出挑。

他蒙着绷带,无法看到周围的景色与环境,自然也看不到他人对他好奇而审视的目光。

路人的目光大多直白,径直看向蓝河蒙着绷带的眼睛,再顺着绷带后移,落到脑袋后方那个硕大而滑稽的蝴蝶结上。

于是想笑,却抬眼对上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神,便又赶忙咽了回去。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蝴蝶结是谁绑的了。

而罪魁祸首仍一脸悠然自得地推着蓝河,似乎心情颇好,步伐轻快。全然不在意身旁人怎样的目光。

蓝河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是叶修将他推进CT室,与外界隔绝的时候了。

负责眼部CT的魏琛,在见到叶蓝二人的第一眼,便惊叫出声:

“老叶你给人家绑的是个什么鬼结?!”

叶修不耐烦地朝人挥了挥手:“安静点你个老鬼,不要吓到小朋友了。”

“靠!老夫没比你大几岁!”

“行了老魏同志,赶紧得给人小朋友做个检查吧,到时候哥还得把人推回去呢。”叶修催促他道。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叶修似乎在昨天帮他换绷带的时候,顺手帮他绑了个巨丑无比的结。

他伸手尝试着碰了碰后面的结,跟着在心里纠正:

硕大而巨丑无比的结。

回想到自己刚刚才被叶修推着游大街一般逛了半个医院,蓝河顿时气打不过一处来——他刚刚定然是一路上都被人当成宠物来参观了!!!

偏偏罪魁祸首还在悠闲地和魏琛扯谈。蓝河想瞪他,却奈何没有瞪他的能力,只能暗地里不轻不重地磨牙。

少年的小动作叶修全看在眼里,当下便有些失笑。蓝河的反应几乎可以用可爱来形容,那样气愤又无奈的神情,让人忍不住想要继续欺负下去。

叶修便走过去,摸了摸蓝河的头,看着年轻人咬牙切齿的表情,笑了:“干什么呢这是?饿了?有牛肉干要不要吃?”

蓝河别过头去不理他。

叶修便道:“你也觉得那蝴蝶结绑得好看对吧?就说哥的审美绝佳,你们都不信。”

语气里竟然还有骄傲的成分。

蓝河翻不了白眼,于是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坚定自己不想和他说话的立场。

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让叶修帮自己绑过绷带了。

——TBC——

第四更。

今天和群里的小姐姐们面基去了嘻嘻嘻嘻

人生第一次面基,顺利结束!

明天还能去参加漫展,特别开心✧٩(ˊωˋ*)و✧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