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梨_新的一年要更文啦!

这里璃梨,主攻文手兼业余余余余余余画手,主cp菊耀叶蓝,欢迎勾搭x

cp是路边的小玖儿(玖梓)比心♡

贴吧@流光暗影w夜

【2018蓝河生贺/20:00】天上掉下个……







——借梗,梗源自 @我就看看 的天使恶魔设定
——cp叶蓝,恶魔叶x天使蓝
——私设天使自身会发光
——某糖姓画手勾起了我对老叶抱抱的无限执念x






(0)

魔界终日是暗沉沉的黑夜,墨一般浓口稠的夜空仿佛没有尽头。

地面上流淌的岩浆带来的除了温暖还有光亮,魔界的居民们早已学会了如何将岩浆制作成照明的灯,放置在家中街道上,于是这一点暖橘成了魔界唯一的光源。

后来有一天,墨黑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点白光,如流星划破天空。那是纯净而耀眼的白。

如天使般纯洁的白。



(1)

王府的下人们惊慌失措地跑来向他汇报,说院子里掉进了个白色的东西。

一辈子生活在魔界的恶魔们大多没见过天使,叶修见怪不怪地拢了拢衣服,打算去见识一下是哪个冒失的天使掉进了他的魔界。

放着好好的异界门不走偏偏要从天上掉下来,还幸亏掉的是自己的院子,要是掉到外面被那些仇口视天使的恶魔碰到,那小天使绝对吃不了兜走。

喻文州该管管他的天界了。叶修这么想着,穿过回廊走进院子,便轻易地捕捉到了那一抹白光——沉在漆黑的水底。

黑暗笼罩中的光总是特别亮眼,仿佛穿透一切直照进叶修的眼中。他难得地发了愣,直到水下的小白点开始剧烈晃动时,他才有些回神。

深处的动荡蔓延到了水面,万年平淡无波的水面泛起了波纹,伴随着越来越亮的光芒,估计是水里的小家伙要跑出来了。

知道这天使不会淹死,叶修便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站在岸边,等着水里的人自己上来。

于是小天使便“噗”地一声钻了出来,在水面上扑腾着往岸边游去。魔界太暗了,天使的白光莹莹地外散,像个小夜灯一般,叶修一时也无法看清他的真容,于是便等到水面上的小白点扑腾到岸边累得虚脱过去,他才慢悠悠地度到天使身边打算施以援手。

结果走到身边一看,嚯,难怪那光点那么小,原来是一只小白鸟啊。

叶修摩挲着下巴,抓着小白鸟的爪子将它整个提起,脑子里飞速掠过数种鸟儿的烹饪方法。

被提起来的小白鸟一动不动做死鸟状,叶修“啧”了一声,将小鸟圈进怀里,转过身打道回府。

——这得累成什么样啊,都现原形了。



(2)

蓝河觉得这辈子从没这么倒霉过。

早听说天界存在裂缝,踩进去是要掉进魔界的。可它实在是想不通,偌大的天界几千号天使,为什么偏偏只有他踩了进去。

成年天使能够凭借强大的羽翼飞回天界,然而他区区一个幼年天使,毛都没长齐还想飞?

呵呵。

蓝河一边坠落一边很有心情地呵了两声,感觉到风从身后呼呼地向上吹着,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于是小天使又忧心忡忡起来。

——风这么大,可别把我的毛吹秃了呀。

到时候一只秃毛天使掉进魔界,非被人给笑死不可。

他揪着自己只有绒毛的翅膀,还没担心多久,就发觉周围越来越暗,紧接着“噗”的一声,他掉进了一片湖里。

吓得他赶紧喝了一大口水压惊。

重力的作用使得他不断下沉,人型躯体太重,蓝河当机立断变回原型,同时张开翅膀不断扑腾,将自己一点点送回岸边。

过程太过消耗体力,以至于蓝河刚一上岸就累得晕了过去。

也根本没有心思和精力去思考,遇上了恶魔怎么办。

恍惚中似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如同天国亘永不变的阳光,令他心安理得得沉迷于此,终于昏睡过去。



(3)

其实早在叶修回自己卧室的半路上,小白鸟就已经恢复了人型。

小孩子蜷在他怀里睡得毫无防备,甚至在叶修准备将他放回床上时还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襟,本就穿得随意的衣服被猝不及防扯开了大半,叶修动作一顿,小孩子就趁机往他怀里钻,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继续睡着,还颇为满意地砸吧了下嘴。

叶修:……

真不愧是出生在和平年代的天使,对恶魔这么没防备。叶修伸手惩罚性地捏了一下小孩的脸蛋,手感太好,没忍住又是一下。

他用了点蛮力将小孩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连带着他的外衣一起。熟睡的小孩本能地挣扎,大恶魔提着他的后衣领一拎起,他就怎么挣扎都没有用了。

这么一折腾蓝河早就醒了,贪睡的基因让他不想睁眼,本能地觉得这人身上好温暖于是想靠得更近,却不想被人提着领子拎到一边。热源没了,本就落了水尚且还湿口漉口漉的身体冻得打了个哆嗦,蓝河终于睁开了眼。

那一声哆嗦提醒了叶修。魔界终年的黑夜,缺失的不仅是光还有热量,生活在这里的恶魔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温度,以至于忘了这温度对天使来说意味着什么,更何况还是这样一只刚落水的幼年天使。

叶修略微一思考,终于将小天使放回了他的床上,盖好被子,然后伸手拢了点岩浆制成了一个散发着热量的小球,塞进了蓝河怀里。

小天使一碰到热源便紧紧抱在怀里,随后又皱着眉头紧紧盯着叶修想要看清他,奈何由于光线太暗而失败。叶修见状又点亮了卧室最大的一盏照明灯。

一瞬间,暖橘的灯光充斥了整间卧室。

又一光源的加入总算削弱了天使自身的荧光。叶修这才发现小天使有一双湛蓝的眸子,如同苍穹一般明丽蔚蓝,好看得很。

而那双好看的眼睛此刻正紧紧盯着自己,丝毫不掩饰其中的紧张与好奇。叶修便直直与他对视,许久后反倒是小天使自己不好意思了,率先移开视线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叶修有些好笑,觉得这小天使的反应实在是有趣得很,便顺着他的目光扫视了一圈自己的房子,慢悠悠地和也许还搞不懂状况的天使介绍:

“这里是魔界。”

“我是叶修。”



(4)

蓝河顺理成章地在叶修家住了下来。

即使身为幼年天使,蓝河也不傻。从他听到“叶修”这两个字起便知道眼前这个人是魔界之王,他同样知道天魔大战已经过去了几千年,现在的魔王是绝对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同样地,身为魔王的叶修,肯定有连接天界的渠道,蓝河不用担心能不能回去的问题,于是更加心安理得地待在了魔界。

然而他唯一没有想到的,便是叶修压根就没有联系天界。

他只是预估了一下天界从收到天使掉入裂缝的消息到联系魔界到过来接人的时间,得到了一个大致结果便不管了。

反正总不至于无家可归,这小家伙也有趣得很,能多留一日是一日吧。

蓝河就这样暂住了下来。

魔王府的灯全部被叶修换成了声控,蓝河踩着步子啪嗒啪嗒地经过,照明灯也跟着亮了一路。叶修在书房里批文口书时,总能远远地听见小天使跑来的声音。然而蓝河知道他在忙,每次经过书房时必然要慢下来,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惊动了房间里的人。

没有了声音,灯光自然不会亮起,于是半透明的窗上就诚实地印出了小天使的白光,从这边飘到那边,从那边飘到这边。惹得叶修几次想笑又硬生生忍住。

那个恒定散热的小球成了蓝河的最爱,每天抱着它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但是也会在晚上将要睡觉时跑到叶修身边,献宝似地捧着他的小球,眨巴着清澈的双眼一本正经地问他:

“我把我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你了。”

“作为交换,我今天可不可以抱着你睡呀?”

过分可爱,叶修无法拒绝。



(5)

说起来,蓝河不知道为什么,对他的怀抱有着非一般的执念。

似乎只有他抱着才能睡得安稳,就算偶尔叶修起夜,回来时也总会看见本应熟睡的小天使正坐在床上眼巴巴地等他回来。

问他为什么不睡,蓝河扁了扁嘴,回答他:

“我怕。”

两个字,让叶修沉默了许久——这确实是他疏忽了。

他只知道蓝河在他的照顾下生活得挺好,蓝河本人也并没有显露多少害怕的情绪,但他却忘了眼前的是并不属于魔界的天使,是偶然从天界掉下来的一只幼年天使。

就像人类的小孩一样,即使表面上懂事地不显露情绪,却依旧有着对陌生环境的恐惧之情。

对于蓝河来说,这份恐惧源于魔界的黑暗与冰冷。他清楚如果不是叶修,他极有可能冻死在魔界,于是他本能地依赖叶修,依赖这个魔界唯一一个给了他温暖与光亮的人。



(6)

叶修自那之后倒没再有过在蓝河睡觉时离开他的情况。

甚至考虑到蓝河还是只幼年天使,叶修便每天早早放下公口事陪蓝河睡觉。可作息不规律惯了的魔王大人常常失眠,只能捏着怀里像个小夜灯一样的天使白白嫩嫩的脸蛋解闷。

不过……小夜灯?

魔王大人灵机一动,想出了个法子。

他把文口书全部搬到卧室里,圈着蓝河让他靠着自己的手臂睡着,然后就借着这么一点白光开始了夜里的工作。

恶魔的眼睛本就适应黑暗,小天使的荧光对叶修来说,足够了。



(7)

天界的人是七日后出现的。

异界门有了响动,叶修便知道是天界的人来了。

彼时蓝河正酣睡着,叶修不敢擅自离开,于是便躺在床上等着天界的人过来寻自己。

你要回家了,高兴吗?叶修捏了捏小天使的脸,引得怀里的人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继续睡着。

还是这么没防备……叶修失笑,回去以后可要好好学学,可别被其他人拐了去了,以后可还是有机会见面的呢。

他甚至有想法把蓝河留在魔界长大,可魔界确不是适合天使成长的地方,他只能收了那点心思,留下一地遗憾。

想着也许天界的人会急着找蓝河,叶修便分了一丝气息出去,引着天界的人来寻自己。

天界的人很快就来了。同时到来的还有越来越近的聒噪声,像连珠炮弹一般打在叶修耳膜上。他皱了皱眉,看了眼怀里熟睡的小天使,想着这样可不行啊……

卧室的门被来人一把拍开:“我靠靠靠靠老叶你不厚道啊有天使掉下来这种大事你不说就算了本剑圣大驾光临你居然躺……唔?!”

叶修头一回觉得黄少天是如此地吵,于是趁着黄少天刚进门一个不留神,一个禁言咒就打在了他的嘴巴上。

黄少天当即就抓狂了,“唔唔唔唔唔”地表达他的不满。身后的喻文州却是一眼就看到了叶修怀里散着荧光的小天使,于是拍了拍黄少天:

“少天,蓝河在睡觉。”

“???!”

黄少天难以置信地往叶修那边看去,果然看见了他们要找的小天使,一段密语直接在叶修脑海里响起:

「靠叶不羞你要脸吗要脸吗居然诱口拐我们天界的天使还是幼年天使你有没有良心我跟你说你别想打他的主意蓝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叶修“啧”了一声,掐断与黄少天的连接转而去连接喻文州:「几百年不见,你们家黄少天越来越吵了啊。」

「前辈说笑。」喻文州收了羽翼,拉着黄少天找了个地方坐下,「倒是前辈如果只是为了找个人解闷的话,大可不必找蓝河。」

「哪儿的话。」叶修坐了起来,把蓝河圈进了自己的臂弯里,「这小家伙刚来就砸坏了个我的院子,我不过是扣留他几天而已。」

「那么前辈为何不通知天界?您应当知道我们会很着急。您也清楚如果蓝河落入余口党手中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够了。」

叶修打断了喻文州的话,一向懒散的脸上少见地有了愠色。喻文州微微眯起了双眼,深蓝的眸子闪过一丝精芒。随后再度开口,却是话锋一转:

“不过既然知道蓝河是安全的,我们就放心了。多谢前辈七日来对蓝河的照顾。”

叶修见喻文州撤了连接,也干脆直接开口:“谢就免了,我倒更希望有些实际的东西。”

“自然。前辈需要的东西已经全部放在了中庭。”

“哟,已经弄好了啊,准备很充分嘛。”

喻文州但笑不语。

这一来一去的聊天,终于把蓝河吵醒了。

“唔……叶修,吵。”蓝河迷迷糊糊地嘟哝,想翻个身继续睡,却在感受到同族气息的瞬间清醒,扒拉着叶修的手臂坐了起来。

“大……大天使长大人!”蓝河看到了喻文州,转眼又看到了他身边的黄少天,“还,还有剑圣大人!”

他当即就激动了。什么魔界什么叶修都不管了,立马换上了一个标标准准端端正正的坐姿,闪着星星眼望着他的两位偶像。

惨遭无视的叶修虽然郁闷却还是伸手护住了蓝河,防止他掉下去。

没想到蓝河也是他们的粉……啧。

叶修“啧”了一声,不爽极了。



(8)

两位天界的最高领导人出现在这里,其目的不言而喻。

“我要回去了吗?”蓝河仰头问叶修。

“嗯。”叶修揉了揉小天使的头,把他抱到了地上,“去吧。”

“我可以把球球带上吗?”蓝河没有立刻走,而是转过身来问叶修。

叶修想了想,伸手一捏,将小球压缩成坠饰大小,用一根细绳圈在了蓝河的脖颈上。

“这上面有我的一丝气息,遇到危险就用它来叫我。”

“好啊。”蓝河伸手拨弄了一下它,开心得不得了。

“那我要走了。”

“嗯。”

“我会过来看你的。”

“好啊。”叶修笑,怎么说得他像个孤家寡人一样。

蓝河再度伸手,示意叶修俯下身,叶修不明所以地照做,却见蓝河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颊上。

“我喜欢你,叶修。”

蓝河转身跑到喻黄身边,才又回过头。

“那我走了。”

蓝河冲他挥手。

脸颊上还残留着小天使亲过的温度,叶修笑了,也伸手挥了挥。

他一直盯着几人的离去,直到异界门轰然合上,叶修垂下眼帘,掩去了眼中的寂寥。

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见?

怕是永不相见。



(9)

千年过后,日子依旧如一日地过着。

异界门再次响动,叶修只当是天界派人来例行公事,没精打采地出去迎接,却在抬头的一瞬间愣住。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沉寂千年的心又重新跃动,扑通,扑通。胸腔里溢满了名为喜悦的情绪。

那个只堪堪过了他的膝盖的小天使早已成长为了少年,浅蓝的发丝高高地束在身后,雪白的羽翼抽长伸展了,足足有蓝河的半人高,却依旧覆盖着大片的绒羽,墨黑的项链反射着暖橘的灯光,而那双清澈的眼睛,依旧是年少的单纯稚嫩,见到他时,仿佛有星子跃动。

蓝河冲着他笑,笑得单纯而热烈。

“叶修,我来看你啦。”



——Mabe End——

祝我的大宝贝河河生日快乐!!!

被屏过一次,所以在文中发现了奇怪的符号请不要在意x

大概可能也许有后续因为我的脑洞还没完……
其实结局不是这样的然而我写到一半脑洞大开中途改了结局orz所以看起来有点生硬
后续(如果有的话)见我的短篇集tag吧
(想写天魔大战x)

评论(7)

热度(55)